香蕉视下载app版官方下载

刚出东宫,李承乾就见到一队宫女太监簇拥着一辆大车从不远处向东面庆善宫的方向而去,车中有两个好奇的女子甚至脑袋往外面看,面相看上去十分的熟悉,其中一个还高兴的冲李承乾挥了挥手,然后就不知道被里面的那位给拽了回去。

这可把李承乾搞懵逼了,她们的用的车架的是皇族专用样式的,而且更是亲王规制的,在眼下的长安城中有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皇室女子的人家本就不多,能使用亲王规制的,除了李孝恭、李道宗等几个特例外,那就是自己那几个倒霉弟弟。

可眼前过去这个和自己打招呼的很显然是认识自己,这特么真是奇怪了,老子明明不认识她们,李孝恭几家的姐妹他太熟了,长相根本和她们不一样好不好,难道是陇西那边的来的?

看到外甥伸长了脖子往外看,长孙无忌走上跟前,饶有兴趣的问道:“殿下,太子爷?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皇后娘娘刚才可是传过话来了,一会让你去下后殿,你可别忙忘了!”

被舅舅这么一问,李承乾从沉思中被叫了回来,指着前头远去的车队,面带疑惑的问:“舅舅,前面的是那家亲王的车架,孤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哦,看了一眼后,长孙无忌随即回了一句:“那是息王妃和闻喜、归德两位县主的车架,陛下刚赐下的仪仗,是去参加皇后娘娘主持的夜宴,十多年没见了,殿下一时想不起来也属正常!”

啥玩意?息王妃,那不是郑观音吗?怎么把她放出来了,还让她大摇大摆的参加新年赐宴,是孤的脑袋不够用了,还是皇帝病糊涂了。他不是一向对建成家这对孤儿寡母忌惮有加吗?怎么想通的,知道和自己讲和了,这真是天大的奇闻。

君臣父子这么多年,李承乾太清楚父皇在某些方面的心眼儿有多小了,看长孙无忌这架势恐怕是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没准这差事还是他替皇帝办的呢!

于是,笑眯眯的问:“舅舅,这几天你可是都忙的连人影都抓不到,户部早就封账了,你都忙啥去了?”,中午刚和窦宽在明德殿里说搞不明白皇帝的心思,这还没过天,怎么样,来了吧,而且保证闪你一个跟头。

老百姓常说外甥像舅舅,长孙无忌的外甥有三个,可论到机敏,还得说李承乾,这才刚搭边就从自己的不吃惊的态度上看出了猫腻,猴精猴精的,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他。

“太子殿下,老臣这几天可是在大把的往外撒钱,不仅在长安城里为息王妃选了一处好的府邸,更是和张亮一起去看了建成的墓,陛下的意思规格太低了,应该往上再提一些为好!”

哦,明白了,厚厚的一本史书,那座庙没有冤死的鬼啊,李家的人个个都想当皇帝,可这和外姓人有什么关系。皇帝此举就是想告诉天下人,我们家的事,我们自己处理,杀也好,关也罢都是我们自个的事,天下臣工子民有空就多想想怎么过日子,多余的事就不要想了。

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

今天,放了建成的遗孀,让她们重归皇室,给予富贵,与有怨者更始,与有仇这更始,与天下万民更始,少了几分怨气,多了几分祥和,武德九年的事也就不会被人一直抓住不放了,高,高明,实在是太高了。

“舅舅,这个好主意是你出的吗?父皇可是让你当了一回老好人啊,孤那位伯母没给你脸色看吧!”

玄武门之变,血洗东宫的就是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二人,建成五子,李承乾的五个堂兄弟就是折在他的手里,至于其他的嫔妃、宫人、宦官,那可就不可胜数了。

可以说长孙无忌是息王一脉,除了皇帝以外最大的仇人,当着面屠了人家家,能特么给好脸子就怪了,这是长孙无忌帮着张罗个好宅子,修修坟就能过去的吗?

哎,叹了口气,长孙无忌讪讪的回话:“太子殿下,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君臣之道,朝廷典制摆在那里呢,老臣身为人臣,为主分忧分属当然,看点脸色就看点吧!

不过,这个馊主意可不是老臣出了,而是风头正盛的御史大夫,不愧是陛下亲自检拔的干吏,他这一下可是在秦王府诸文武们身上狠狠地捅上了一刀啊!”

马周?恩,这像是他处事的风格,主意是好的,可事情一旦传开,秦王府的诸文武大臣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为什么这么说呢,啊,旧东宫不仅平反了,而且还重归皇族,李家又成了和睦的一家人,那他们这些跟着皇帝造反的文武大臣怎么算,难道将来还要把他们写进佞臣传中去嘛!

帝王之道,运乎一心,君王们从来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他们不正常的举动,这没什么可奇怪的。现在不比贞观初了,皇帝的帝位稳固无比,他当然想怎么样的都行。

回想起那里在太极殿皇帝所说的话,要功臣自重身份,看来就是为了此事作准备了,还让人说不出正当的理由来反驳。感情我在前面累死累活的处理政务,还担着猜忌、骂名,您老人家在后宫享受这软玉温香的同时,甩不开膀子狠搂名声,真是老子使唤儿子,天经地义是吧!

“舅舅,这天下太大了,不是咱们秦王府一家就能管过来的,与天下更始才是长远之道,这个道理你得跟大伙说明白了,别到了老犯了糊涂,那这几十年的情义怎么算呢!”

“殿下,这个道理老臣当然明白,而且陛下也跟老臣、玄龄、克明打招呼了,咱们秦王府的人为了陛下,什么都是可以退让的,就怕到时候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两面不讨好!”

哈哈长孙无忌在国家高层多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什么时候需要看一介妇人的脸色,心中难免咽不下这口气。

想通了这一点后,李承乾将身上披风扯了下来,披在了长孙无忌的身上,一边帮他系着,一边低声说:“算了,孤儿寡母的不容易,也做不了什么大事了,你就多担待一些吧!”,话虽然是安慰长孙无忌,但那句冷屁股也提醒了下李承乾,皇帝能是为了讲和才搞出这么多弯弯绕吗?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