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在线丝瓜

法则之力是什么?

别人或许不清楚,他可是清楚的。

因为他曾经亲眼见过他们老祖给长老们示范过法则之力。

只不过他们老祖所示范的法则之力比古飞刚才所施展的略显青涩。

“他怎么做到的?”

少皓瞳孔扩张,浓浓的惊惧之色。

要知道,法则之力一般都是圣人的专属。

圣人和觉醒境的区别除了体内灵气转换之外,就是法则之力的领悟了。

而半圣和圣人之间的区别,就是对于法则之力的领悟。

一般半圣级别,一身灵气早已转换为圣元,晋升圣人唯一欠缺的,就是法则之力了。

觉醒境后期,领悟法则之力?

他简直闻所未闻。

复古发廊里漂亮抽烟女生伤感图片

当然不是不可以,只是法则之力没有长久的沉淀和积累,根本不可能做到。

而且这沉淀和积累的时间还不一定,不然他们五行神府的老祖,早就晋升了,何至于等了千年之久?

“给你们三息时间,滚出修罗殿,不然就都留下来吧。”

少皓刚从惊骇中回过神来,古飞凌厉霸道的声音便再一次响了起来。

所有人在这一刻,所有的目光都朝着少皓看了过去。

毕竟这一次,他们敢直接找上门来,所倚仗的,不过是五行神府。

如今人家以强硬的手段打残了天七派的掌门,剩下的这些人,自然是要看看五行神府怎么应对。

少皓脸色阴沉如水,看着那些人投来的目光,心里的怒气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翻涌不止。

本来他是指望联合这些人,迫使修罗殿交出那位炼器师。

结果没有想到,还没有真正动手,便折损一人。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出头。

不过恼怒归恼怒,少皓还是一步踏出,站了出来。

毕竟这些人都是他叫来的,如果不管,五行神府的威名在修法界还如何维护?

就是宗门的掌门和长老们知道,也会责罚他。

望着古飞凌厉霸道的眼神,少皓神色倨傲:“古殿主,此事确实是我们不对,但是这修罗殿的那位传说中的炼器师可否出来一见?”

“只要见了,我们立马就走?如何?”

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带那位炼器师回宗门。

本来以为靠着这些人,强制压迫之下,修罗殿屈服,然后主动将人交出来。

结果没有想到,人家比他们更加霸道。

甚至都不需要暗影阁出手,一个人就已经让这些人退缩了。

既然这样,他就只好退而求其次。

他的目的也很简单,等到见了那位炼器师。

面对面,以五行神府的名头,再加上重利引诱。

他就不相信挖不到对方。

毕竟修罗殿跟五行神府比起来,那可是乞丐和富翁的区别。

修罗殿能给他的,五行神府可以百倍千倍的给对方。

他就不相信对方不动心?

只要见了面,那等人物,如果想跟他走?

又岂是一个修罗殿能拦住的?

他此时心里正在盘算,什么东西能让那位炼器师动心。

然而,下一刻。

古飞讥讽之声响起。

“你算什么东西?跟我谈条件?”

古飞饶有兴致的看着少皓,目光中满是戏谑。

“三息时间到,既然都不愿意走,那就都留下来吧。”

话落,一道惊天杀气陡然间爆发。

整个场上的人顿时脸色巨变。

“古古殿主,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旁边一个宗门的掌门见状,急忙抱拳告辞。

甚至来不及跟少皓打招呼,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古殿主,我忽然想起来,宗门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我也告辞了。”

“古殿主,我家老婆今天生孩子,我得回去看看,告辞!”

“古殿主”

……

有了第一个带头。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起身告辞。

他们能活到现在,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

虽然刚开始被少皓蛊惑,但是当见到古飞真正地实力之后,便直接选择了离开了。

毕竟谁也不想成为第二个天七派的掌门。

至于少皓?

五行神府的小算盘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不过是因为修罗殿最近嚣张跋扈,让他们没有面子。

早就想好好教训教训对方了。

五行神府正好找到他们,愿意给他们站台,他们自然没有意见?

如今发现碰上了硬茬,他们自然跑的最快。

毕竟他们只是看不惯修罗殿,还没有到了结生死大仇的地步。

而且,古飞刚才对付天七派掌门的那一手,也确实震慑到他们了。

望着一个个跑的跟兔子似的众人。

“一群废物。”

少皓脸色铁青,滔天怒火蔓延开来。

“古修罗,我今天客客气气的跟你说话,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得寸进尺。”

少皓凌厉至极的目光宛若利剑,直指古飞。

“啪!”

少皓话落之时,一声耳光之声响了起来。

只见古飞脚踩天七派掌门,睥睨的目光看向少皓,淡淡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之前没有动你,不是因为五行神府,只是懒得搭理你而已,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杀意森然的目光,让少皓的脸色微微一滞。

“你怎么敢”

目光中浓浓的惊恐之色笼罩。

“五行神府很了不起?今天不用说你一个小小的弟子,就是五行神府的掌门来了,我也照杀不误。”

说着话,抬起手隔空一抓。

顿时一只手没入虚空,下一刻,一直手掌自虚空探出,直接捏住了少皓的脖子。

“你你不能杀我”

少皓脸色惨白,眼神中浓浓的恐惧之色。

这一刻,他真的怕了。

因为他感觉到了,古飞是真的敢杀他。

“五行神府大弟子?”

古飞嘲讽的看着少皓,淡淡道:“给你个活命的机会,跪下来,道歉!”

“扑通”

在周围人惊骇的目光下。

少皓竟然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

“不要杀我,古古殿主,我错了”

他是五行神府大弟子。

一代天骄。

如今竟然给人下跪了?

第508滚吧

屈辱

这是天大的屈辱。

不用说是五行神府的大弟子。

就是一个普通人,当众给人下跪,也是令人所不齿的。

但是此时的少皓别无选择。

他不敢赌。

他怕只要他说个不字,迎接他的就是生命的代价。

在场的众人骇然了。

就是刚才心存侥幸,留下来的那些一级区域的掌门人此时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他们的倚仗?

此时不过是一个笑话。

他们还屁颠屁颠的跟在人家身后,指望少皓给他们出头?

简直就是可笑。

旁边暗影阁的那个中年男人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他也被古飞的霸道所震撼到了。

能让一个一级区域的超级大势力的大弟子当众下跪?

怕是暗影阁阁主也不敢吧?

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那可是拥有半圣的五行神府?

他本来还打算劝古飞收手,不过看古飞凌厉地目光,最终硬生生的忍住了。

古飞嘴角挂着淡淡的冷笑,森寒的目光看着跪在地上的少皓。

“五行神府的大弟子?”

“垃圾!”

嗤笑一声,顿觉无趣。

本来他只是随便说说,没有想到对方真的下跪了。

面对这种人,古飞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不耐的摆了摆手,淡淡道:“滚吧!再有下次,就没这么容易了。”

少皓眼神中划过一抹阴狠,不过随即隐去。

淡淡的冲着古飞一抱拳,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

留下来的一级区域的大势力也准备离开了。

毕竟他们的倚仗已经离开了。

他们继续留下来,先不说暗影阁那边得罪死了,怕是

修罗殿的这位殿主,也不会饶了他们。

毕竟刚才古飞的手段他们可是亲眼所见。

扪心自问,那等手段,他们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对手。

只是就在他们离开之际。

一道霸道的声音响了起来。

“慢着,我让你们走了吗?”

古飞冷厉的声音让一众大佬的心猛的一颤。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面带苦笑的回头看着古飞。

“古殿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呢?”

“得罪这么多势力,对于修罗殿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语气中充满了祈求。

谁能想到,这些叱咤修法界的大佬,如今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吓住了。

古飞一步踏出,嘴角挂着淡淡的冷笑。

“你当我说话是放屁吗?”

“现在想走也不是不可以,那位五行神府的大弟子就是例子。”

话音落下。

在场的众人纷纷脸色大变。

听古飞的意思,是让他们下跪?

“古殿主,别欺人太甚。”一个老者一脸阴沉的站了出来。

少皓下跪,可以理解。

五行神府虽然强大,但是少皓毕竟是后辈。

下跪虽然有损宗门的声誉,但也没有什么。

顶多回去被宗门责罚

但是他们不一样。

他们可是真正的一宗之主,大佬级的人物。

手下弟子无数,势力庞大。

如果给一个后辈下跪,底下弟子该怎么想?

下属势力的人该怎么想?

只怕是回去之后,都该退位了。

果然,随着老者的话刚刚说完,其他人纷纷一步踏出,冲着古飞怒目而视。

“怎么?你们是不想离开了?”古飞面对这些人的威压视而不见,挑了挑眉,讥讽道。

修法界实力为尊。

谁的拳头大,谁的实力强,谁就是老大。

古飞相信,今天要不是他拳头够硬,换个位置,这些人又怎么会放过他?

只怕是比他更加过分。

所以古飞根本不会可怜这些人。

“古修罗,你别嚣张,今天你一个人,我就不信你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

“大不了鱼死网破,下跪是不可能的。”

老者脸色冷厉,神色中一副慷慨赴死的决然之色。

他是一级区域流化宗的掌门人。

实力早已经达到觉醒境巅峰将近百年之久。

一生霸道,何曾屈服过?

如今让他给一个晚辈下跪?

打死他都不可能。

古飞惊讶的挑了挑眉毛,讥讽道:“有点骨气嘛?”

“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骨气。”老者一脸傲然,神色中满是轻蔑。

在他看来,反正都已经得罪古飞了。

索性还不如硬气一点,就算实力不如古飞,也不至于低声下气给古飞下跪。

至于杀人?

在他看来,古飞根本不敢。

毕竟这可是一级区域将近三分之一的大势力。

如果彻底撕破脸皮,可是对修罗殿没什么好处。

毕竟这么多大势力,就是五行神府的老祖来了,也得掂量掂量。

古飞淡淡一笑。

下一刻。

“啪嘭!”

同样的耳光声响起,紧接着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流化宗的那位掌门人直接飞了出去,掉落在地。

脸上鲜血淋漓。

倒在地上,嘴角鲜血狂吐,浑身抽搐,不知生死。

“你的脸看来还是没有你的骨气硬嘛。”

古飞目光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流化宗掌门,讥笑道。

“还有谁有骨气?来,站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那些一级区域的大佬脸色浓浓的后悔之色。

早知道刚才他们就告辞离开了。

也不至于弄成这样?

现在却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跪吧?

往后如何面对宗内弟子?

不跪吧?

自己的性命就在人家的手里。

那天七派掌门和如今的流化宗的掌门就是例子。

他们可不想被打成那样。

好片刻之后

“扑通!”

有人终于顶不住压力,下跪了。

毕竟跟自己的命比起来,下跪真的不算什么?

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只要有命,才有机会报仇啊。

不然命都没了,不用说报仇,就是自己的掌门之位,也跟他没有关系了。

有了第一个。

紧接着第二个

“扑通!”

“扑”

……

留下来的一级区域的大佬,除了天七派的掌门和流化宗的掌门之外。其他人纷纷跪了下来。

毕竟没有人不怕死。

古飞讥讽的嗤笑一声,淡淡道:“滚吧!”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