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成年app卍

将泡好的蚕豆扬进河里,看那些草鱼吃得不亦乐乎,林愁这才放下心来。

但愿你们能对得起本帅的流通点,这蚕豆,现在可老贵了。

回到饭厅,大批的客人已经等得稍显不耐。

“唔,处理点事情,诸位久等了。”

“哈哈,吓死咱们了,咱还以为林老板又要把小黑板搬出来了。”

说话的是一名三阶觉醒者。

林愁尴尬一笑,怎么自己一共歇了几天业,好像世界都知道了的样子?

“林老板,战斧牛排一份,这周还能点吧?”

“能。”

“那就来一份。”

其他人纷纷道,

“四份暴牙狼刺身。”

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

“两坛清泉山,两坛三彩蛇酒,再来一箱啤酒,花生还有下酒菜随便上几个。”

赤祇也走了回来,

“下面那些人,总计四十只盐焗鸡。”

“…”

这无疑是林愁最不愿听到的点单了。

另一桌小姐妹也到了,

“嘻嘻,帅哥老板,人家要一壶茶啦~!姐妹们,要不要几只盐焗鸡?”

“不要,好油好腻的。”

“我要吃林老板的醋浸雁来红,又酸又脆。”

“要是有蔬菜水果拼盘就好了呢。”

林愁其实很佩服这些大小姐们,点上一壶茶几个小菜就能一聊一天,连饭都不用吃的。

自从她们来了之后就长期霸占了饭厅中的所有桌子,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女人理所当然应该受到礼让,连进化者们都不会对此有任何意见,点了菜之后往往会选择到外面的凉亭中边吃边谈。

唔,至于凉亭会被外面的小子们占用的问题,不在他们拳头的考虑范围之内。

饭厅里最中心的一桌,穿着打扮无疑是最华贵的那几个,明显地位稍高,昨天和大胸姐讨论问题的,也是她们。

女人们在一起,就离不开八卦。

样貌甜美身材最丰满的小圆脸嘟着婴儿肥的小脸,神秘兮兮的道,

“你们听说司空公子和白大家的事了吗?”

身材瘦高的那个则道,

“嘁,谁不知道啊,早过时了,司空公子和白大家可称得上是青梅竹马呢,听说两人家就在山南山北,只不过是司空公子的父亲…后来才搬到了那个地方。”

“哼,才不是这个。”小圆脸傲然道,

“前几日在石林,有人亲眼看见白大家和司空公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白大家身着薄纱——给司空公子跳舞呢,发现的那人跌倒摔进屋里被司空公子发现,差点被灭口!”

“啊,这样吗?”

“好凶啊!”

“不会吧?”

众女一起惊叹。

小圆脸很满意自己的八卦能力,

“千真万确,听说连司空公子的父亲都被惊动了呢,发现的那人好像是黄金圈一个姓苏的家族的人。”

众女眼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越来越旺,正讨论的不亦乐乎,冷不防一张男人笑嘻嘻的脸探了进来,

“嘿嘿,诸位小姐,可是在谈论区区不才?”

瘦削女子吓得一声轻叫,反手就是一个大耳雷子,

“登徒子!”

苏有望讪讪的捂脸,“诸位小姐不要生气,嘿嘿,在下苏有望,正是你们口中发现了司空公子和白大家秘事的那人。”

“你?”

众女目录怀疑。

苏有望哈哈一笑,不知从哪拎出一把折扇,啪的一声打开,啪的一声合拢在手,作说书先生状,

“诸位小姐,且容在下细细讲来…”

“却说那日,花香阵阵鸟语依依,正是秋日里难得的好天气…”

刚说了个开头,苏有望却咳嗽起来。

小圆脸眼疾手快,一杯凉茶立刻奉上,

“苏哥哥,请坐,坐下说。”

苏有望一点不害臊,挤在众女中间。

那可真叫是温香软玉在怀,波澜壮阔晕船。

“巴拉巴拉…”

“巴拉巴拉…”

三寸不烂之舌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短短几分钟的眼见为实愣是让苏有望整了一出游园惊梦来,说的是天花乱坠六月飞雪。

“却说本少摔进房间后,见那天仙般的女子一声娇呼,若黄鹂鸣柳夜莺啼春,端得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白大家摔倒在司空公子怀中,娇语细细,无尽缠绵…”

这时,却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拍我,没看正忙着…去去…一边玩去…”

苏有望继续讲述道,

“只见司空公子口鼻之中…”

“还拍我!我说你这人烦不烦…”

苏有望一回头,就看见一张微笑的脸“慈眉善目”的看着他。

“妈呀!”

苏有望脚下一滑,直接钻桌子底下去了。

“司空公子,不是…我…那个什么…哎哟…!”

桌子底下有什么?

唔,一般来说是桌子腿和凳子腿…以及人腿。

一群女人好一顿狠踹,

“臭流氓!”

“想趁机吃姑奶奶们的豆腐?”

“姐妹们,揍他。”

林愁叹了口气,多好的故事啊,可惜没说完。

“咳咳,要不,当事人站出来狡辩一下?”

司空翻了个白眼,

“林子,你最近进修过口技?说话毒的一批。”

林愁嘿嘿一笑,挤眉弄眼,

“你和白大家真的~~恩?!”

“唔,要说这事儿我是了解的,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

林愁滔滔不绝,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除了需要让人钦佩的重口味之外,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你丫没完了是吧。”

司空脸都青了,林愁真怕他气出个好歹来,因此憋得很辛苦。

“咳咳,这样说来,那件事你是知道的了?”

司空皱起了眉头,

“有话说话,什么事?神秘兮兮的。”

林愁万分严肃道,

“这种事怎么好拿出来说呢,这可关系到本帅的名誉问题。”

“到底说不说?”

林愁叹了口气,

“就是有一次白素人在我这里预定了一道菜…后来…性别的事,你是怎么发现的?”

司空瞪大了眼睛,

“卧槽,你小子到底在想什么,我和白素人也算是邻居,你不会真的认为她是个女人吧?”

“嗝!”

林愁脸都绿了,他他他,他居然不知道?

那……

半晌,林愁双手抱拳深深一揖,

“公子乃大勇大贤之人,在下佩服,佩服之至!”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